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朱辰彬周易堪舆传统文化研究博客

以史为鉴精益求精,回归传统师徒授学,重易如宝服务精英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对鼎升先生“朱辰彬硬伤”系列文章的回应启言  

2008-10-04 14:15:42|  分类: 论文与漫谈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相信大家还记得,早在20077月,山西太原研究易学的鼎升先生,突然在其博客发表了一系列名为“朱辰彬先生《增删卜易卦例初解》中的硬伤”的评论文章,我先大概回顾一下事件的过程。

 

当时最早告知我这事的是一位易学朋友,他发来短信,称大型易学社区龙隐网上面,出现这些指名道姓攻击我的文章,于是上网去瞧,果然在那里,文章是一网名叫“灌水卒”的人于72日转帖上去的,系列文章的作者是“鼎升”,按帖子的指引路径,我寻到了鼎升先生的博客,看到了鼎升先生于72日发表在其个人博客上的原文,我只粗略看了些内容,发现这几篇名义上属于“学术交流”的文章,火药味很浓烈,个中不乏人身攻击、名誉侵害性质的字眼,好象给对方指着鼻子痛骂的感觉。于是我紧急找来律师朋友,他以专业眼光奉劝我,这完全可以通过法律途径讨回公道,并义务帮我做了些法律证据的取证工作。之后我直接找到龙隐社区的总负责人说明缘由,他很够朋友,迅速把那些涉嫌诋毁声誉的帖子删除掉了。说实在话,我跟这位鼎升先生素未谋面,只听说过他校对《增删卜易》很有心得,我真的想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向我发难,后来有个易学者提醒我,这中间可能存在误会,我终于在鼎升先生的博客留言版,发现一个之前“匿名网友”的留言:“你的研究太粗了,这样出书,不知会坑害多少人?有空看看本人关于增删的文章http://blog.163.com/zhuchenbin888/”,这网址就是我本人的博客,可这绝对不是我的留言,在这之前我甚至不知道鼎升先生这个博客,又怎可能在这里留言?何况是如此无礼的语言?可见这个留言者绝对是冒名顶替的,而鼎升先生似乎对这个留言很不满,很快地回应:“呵呵,对古籍的研究,智者智而愚者愚,重证据而不妄言,才是做真学问的态度。我觉得你不是朱辰彬先生,所以奉劝你不要露出一副狂妄的嘴脸,不要视天下英雄为无物。我正告你,你这样做,无疑是小人行径。但如果你确实是朱先生,那么我可以说,我写了一篇《朱辰彬增删卜易卦例初解的硬伤》,未做卦理的争执,而都是针对先生由于历史知识的缺乏,和因为没有善本《增删卜易》导致误读,而出现的明显的错误。但几经斟酌,我还是没有发。有句老话,非不能也,实不为也。这位叫‘匿名网友’的年轻人,你岁数还小,多走几座桥,多吃几口盐,或许,你会变聪明点。但是,世事白云苍狗,小小寰球,总有那么几只苍蝇嗡嗡叫吧,倒也不值得理会”。我寻思,或许这就是导火索吧?但当时我依然认为,鼎升先生做法欠妥当,即使从未谋面或彼此存在误会,当今社会资讯发达,如有学术上的交流必要,大家完全可以先通过留言、QQ、邮件、或者电话等方式善意交流,又何必一出场就是言辞挑衅的公开指责文章,一下子把大家沟通台阶给堵死,我当时就感觉这些文章含有恶意成分,而且随着事件的延续,导致支持各方观点的易友形成骂战,在这期间鼎升先生于92日更登出第四篇针对本人的“硬伤”文章,措辞也更为偏激火爆,矛盾再次升级,在这种情形之下,即使原先我对鼎升先生没有看法,对他的言行也逐渐开始有了成见,按我最初的思路,是打算用合法诉讼手段解决这事,于是经过一番准备,9月下旬我与律师朋友专门飞抵山西太原,计划是办两件事,一件是我要上五台山完成“皈依”心愿,另一件则与此事直接相关。然而就在这个关键时刻,五台山上智者的禅论令我突然明白,因果冤家宜解不宜结,退一步海阔天空。我最后取消了第二件事的行程,回顾鼎升先生说过的话:“非不能也,实不为也”,这确实很对。

 

不管另一方出于什么目的发起事端,作为事件的当事人之一,我明白我始终要作一个正面的回应,但当时环境的天时地利人和,大家都在兴头上有点失去理性,实在不是解决纠纷的适合时机,只会越捣越乱。不少易友就向我反映,鼎升先生在其他场合,有蓄意贬低我声誉及我理论的言辞,现在冷静下来分析,敌视状态下出现这种不理性言行,也属于人之常情,老实说,我最初也曾经在某位学生面前,冲动地说过贬低鼎升先生的话,或许大家彼此都是一时的违心之论,不值得去记仇。倒是鼎升先生作为一个资深的易学学者,我其实一直对他的研究态度很欣赏的,我发觉我们彼此有很多共通点,发生这意外事件带来双方对立,我感到非常遗憾。这事我想澄清几点事实:

1、  在这事件发生之前,我个人绝对没有专门针对鼎升先生的贬低言行,甚至连贬低的心也没有,有的只是对他的欣赏。我的性格,决定了我不会去随意贬低任何易学研究者及他们的理论。

2、  之上所指的那个涉嫌挑起事端的发贴者,绝对不是我本人所为。我想我并非是一个喜欢到处惹是生非的人,虽然我承认,我是一个对任何蓄意敌对者都不会姑息忍让的人。

3、  这些“硬伤”文章的出现,不少我易学理论喜好者,都表示出对对方的普遍反感,我对那些仗义为我执言的客观评论,表示感谢。但我反对任何借机辱骂或贬低鼎升先生的偏激言论,我一贯的态度,是不提倡他们去赶这趟浑水,我的事情我自会选择合适的方式去处理。

4、  我发现,有人蓄意借我方名义,在鼎升先生的博客捣乱,把我博客的有关内容,肆意张贴到鼎升先生的博客上,对双方造成不利影响,我对这些挑拨事端的阴损行为表示强烈谴责。

5、  在这事的争执过程中,某些人指责我蓄意找人攻击鼎升先生的博客,更指我这样做是因为鼎升先生的文章阻碍了我的财路。我声明:这都是无中生有的事,我自诩是个研究传统文化的学者,有着自己的使命感与执着,我既然选择在博客长期免费发表易学文章,就从不打算靠这些文章赚钱,如果环境许可,我计划所撰写的《中国摇钱古卜讲义》、以及《增删卜易系列卦评》,将一直延续到完结为止。

 

去年在五台山,我就表达出一年后才出面回应“硬伤”文章的意愿,到现在,我觉得大家都应该冷静下来了,有来必有往,是冤家总是要和解,我打算就鼎升先生针对我个人的“硬伤”文章,逐一作出回应与学术探讨,我希望通过这次回应,消除彼此的隔膜与误会,把原本的刺眼对骂,引入到真正的学术交流轨道上去。当然有些朋友一直奉劝我不必理会这些针对性的指责,因为这类事情实在太多见了,多人关注自然多人挑拨,挑事者抱着各种私心目的的人都有,清者自清就是了。但我把鼎升先生看作是一位研究学者而不是江湖人士,从学者尊重学者这点出发,我目前还是认为有这个必要,当然以后彼此的趋势,是否会向着我期望的良性轨道发展,还得拭目以待。

 

因要发表回应文章,原计划在近期续篇的《中国摇钱古卜讲义》将延后撰写,给各位易学研究读者带来不便之处,请多多体谅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741)| 评论(1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